风口之下,成都凭什么成为数字经济“一线城市”?

2021-07-21 15:25:00 成都落户 9

成都落户政策

成都落户代办热线:19115957657

6月27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正式投运。

在十几家媒体的直播镜头里,新机场从外观到内部设施都被清晰呈现,这背后,正是“全国首个泛在千兆体验5G机场”的成都数字经济实力的完美展现。

城市高质量发展的竞争力,越发聚焦于高科技产业竞争中,其中,数字经济正处“风口”。而风口中的城市竞争,将决定城市高质量发展的水平。前不久,新华三集团数字经济研究院与中国信通院云计算和大数据研究所联合发布了《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蓝皮书(2021)》,从城市总分看,成都位列全国第四,仅次于上海、深圳、北京——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指出,排名前六的城市已达到数字经济一线城市标准,发展水平遥遥领先。

数字经济风口之下,成都底气何在?于成都而言,产业高质量发展又为何选择数字经济?

▲成都天府国际机场 资料图

一问发展:为什么是成都?

5月,成都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在成都高新区揭牌,国家工业云制造创新中心等6个重大人工智能项目落户成都高新区,项目总投资亿元。

2020年,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牵头成立的联合体成功中标国家工信部“2020年协同攻关和体验推广中心”项目,成为全国仅有的两个国家级工业软件协同攻关平台之一。今年初,成都市软件和信息服务集群又入选国家工信部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优胜者榜单。作为国内最高规格的产业集群竞赛,意味着成都将承担着代表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合作的国家使命。

事实上,数字经济的发展,正是国家战略布局赋予成都的新使命,也是成都数字经济发展的“优势”。

记者注意到,除了成都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成都数字经济近年来还迎来了颇多机遇:中德合作智能网联汽车、车联网标准及测试验证试点示范项目四川试验基地、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中国(成都)超高清创新应用产业基地……

数字新基建的政策新机遇,也为成都带来了抢占新赛道的“先机”。

此前,成都已是国家布局的通信枢纽城市和5G首批试点城市,并在全国较早布局了新基建建设。成都市经信局数据显示,目前,成都拥有西南地区首条承载国际互联网专线业务的专用通道,承接部署了1台全球IPv6辅根服务器;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主要互联单位宽带已达到770Gbps,居西部地区首位;城域网出口总带宽达到22T,处于国内城市领先水平。此外,成都是全国首个“双千兆”商用城市,具备全面提供千兆光网接入能力;实现了5G独立组网(SA组网)规模部署,建成5G基站超4万个。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投运的成都超算中心最高运算速度达到10亿亿次/秒,算力进入全球前十,也成为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信息基础设施。

据了解,去年成都培育了14个市级工业互联网示范项目、2个省级工业互联网平台项目,安世亚太、亚信安全、积微物联等企业的4个工业互联网系统获得2020年工信部高质量发展专项支持,四川联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泰康之家蜀园成都健康服务有限公司2家成都企业入围第四批全国智慧健康养老示范企业。

▲成都超算中心 图据成都市科技局

二问成都:为什么是“一线城市”?

科伦药业的智能化车间,循环滚动的生产流水线上,一排排玻璃药瓶依次进入,清洗消毒、灌装、密封、贴签、包装、封箱全程自动化控制,最后由不停运行的机械臂将一箱箱包装好的药品整齐码放在转运盘上。

在40公里外的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全自动机器人顺畅有序地完成冲压、高精度焊接、精准喷涂、一体式自动化合装等工作

无论是装备制造、医药健康还是电子信息,工业互联网已经向成都先进制造业的各个领域延伸扩展。这正是顶层设计为成都擘画的数字经济新蓝图——通过“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双轮驱动,打造数字经济发展新引擎,赋能城市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数字产业化”方面,近年来,成都陆续出台《成都市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关于营造新生态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意见》等顶层规划,引导市场主体广泛参与,形成政企合力,共推数字技术构建产业新生态,促进形成更强大的创新活力,推动全市经济高质量发展。

另一方面,成都还在加快实施“产业数字化”。

比如,科伦药业通过推进企业管理信息化和制造执行敏捷化,仅高端尾灌输液药品智能制造车间就提高生产效率32%,降低运营成本26%——其背后,正是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

按照《成都市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成都将打造20个国内知名的工业互联网优势平台,先进制造业产业功能区实现5G“双千兆”全面覆盖,并形成完善的工业互联网生态服务体系。今年4月印发的《成都市智能制造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也提到,成都将在细分领域突破一批工业软件,推出一批高价值、广应用的工业APP。

截至目前,成都已先后建成西门子、富士康、积微物联等一批工业互联网特色云平台,培育27家云平台服务商,引导4万余家企业上云用平台,培育打造了50余个市级、20余个省级、11个国家级工业互联网示范项目。

成都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还透露,到2023年底,成都将建成300个数字化车间、50家智能工厂,培育10家全国甚至全球领先的标杆智能工厂,“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

更重要的是,在市场风向下,成都产业的提档升级之路正在全面铺开。

4月,成都首个冠以“数字”之名的产业功能区正式官宣——位于新津区的天府牧山数字新城,其定位为“数字经济赋能实体产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天府牧山数字新城重点项目布局

近年来,场景应用正成为成都数字经济发展的“特殊力量”。比如,面对疫情,成都创新运用健康码、在线问诊、智能生产、云端商务等数字化新技术、新业态,成为全国复工复产复市最快、活力秩序恢复最好的特大城市之一;围绕智慧医养、数字文娱、在线教育、仿真技术、智慧物流等领域,建设了“城市未来场景实验室”,寻找更多新机遇。

成都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到2022年,成都将基本形成较为完善的数字经济生态体系,预计数字经济重点领域产业规模超3000亿元——这或许也能解释,成都为什么能成为数字经济“一线城市”。

成都的底气,还源于不同于以往的新局面: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

▲沃尔沃成都工厂 图据龙泉驿区

三问产业:为什么是数字经济?

2020年以来,中国经济能够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得以快速恢复,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功不可没。中国信通院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万亿元,同比增长,大幅高于GDP的增速,数字经济对经济的贡献度在持续上升。

对此,成都早已规划布局。

记者注意到,成都市政府工作报告已连续多年提出,大力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积极推动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

而借助数字经济“一线城市”的机遇,成都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成都正以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契机,以“云、网、端、数”为基础,注重生产技术由传统“硬性”要素向新型“软性”要素转变,通过“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双轮驱动,着力打造数字经济发展新引擎,赋能城市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在上述负责人看来,工业互联网正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之一。

此前,成都已大力推动工业互联网、数字化车间和智能工厂应用试点,并以此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他表示,新兴产业要勃发,传统产业要赋能,就必须推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让城市、企业、市民享受数字经济带来的实惠。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成都市工业互联网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齐头并进,5G基站建成数、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成都)节点标识注册量和解析量均位列全国前列,5G+工业互联网试点应用,2家企业成功入选全球“灯塔工厂”,工业互联网进入落地深耕、系统推进、全面深化发展阶段。

另一方面,成都还以数字经济为支点,撬动企业数字化转型。

制造业领域,成都坚持以数字化为制造业赋能。比如,攀钢集团、积微物联与阿里云合作,建成全国首个“钢铁大脑”,试点生产线降损增效达1700万元;又比如,成都中电熊猫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在没有增加硬件投资的基础上,通过工业互联网技术实现每月14万张显示屏的产能,比设计产能增加2万张,产能垂直提升15%,运营效率提升25%……

而在产业链数字赋能方面,成都更是以产业生态圈创新生态链为主线,在现有“芯—屏—端—软—智—网”为一体的电子信息现代产业体系基础上,持续壮大智能终端等优势产业,加快发展高端芯片、新型显示、关键软件等细分领域,不断提升产业发展能级。

当前,人工智能、生命经济、集成电路、大数据等成为引领未来产业创新的战略性、先导性产业,为成都抢占新赛道、培育新优势、迈向中高端带来窗口机遇。

可见,数字经济,正成为成都高质量发展更深层的发展逻辑,更快跃升的动力源泉。

2020年,成都数字经济带动全市制造业数字化水平的整体提升,企业智能制造就绪度高于全国个百分点、生产设备数字化率高于全国个百分点,两化融合指数高于全国个百分点——成都数字经济的未来,相当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