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直播间仍被封禁!快手商业化转型中,头部主播在阵痛

2021-09-06 09:43:31 1

辛巴又被快手封了。

9月2日,“快手一哥”辛巴直播间被快手封禁,有网友猜测本次封禁与辛巴在直播间怒斥快手平台相关。此前,辛巴在直播中怒斥快手平台限制其流量,抱怨向平台投入的资金与获得的流量不对等。

当晚,辛选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正与快手密切沟通中,预计很快会解封,但并未透露被封的具体原因。9月5日,辛巴的快手账号仍处于“直播封禁”状态。

在辛巴与快手的几番博弈中,“流量”成了关键。就在辛巴直播间被封的一周前,快手发布了最新业绩,开放公域流量一年的快手,正走向“直播向下,广告向上”的道路。

辛巴直播间再被快手封禁

此前又一次控诉平台限流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快手一哥”辛巴的直播间被平台封禁,但未显示直播封禁的原因以及封禁持续时长。

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有网友猜测本次封禁与辛巴在直播间怒斥快手平台相关。此前,辛巴在直播中怒斥快手平台限制其流量,抱怨向平台投入的资金与获得的流量不对等。

“9100万的粉丝,视频从早上5点发出来,到中午12点,一共7个小时,播放量才110万”,辛巴说。

image.png

辛巴在直播中控诉平台限制流量

9月2日,据新京报报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辛巴直播间再次被封不涉及商品质量,与直播业务有关。但是否与辛巴在直播间控诉快手限制流量相关,双方都未对外透露原因。

9月2日晚,辛选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正与快手密切沟通中,预计很快会解封。红星资本局向辛选方面询问辛巴直播间被封的具体原因,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如今三天过去,辛巴的快手账号仍处于“直播封禁”状态,或许辛巴与快手的沟通有了结果,红星资本局发现,封禁说明中新增了解封日期,为9月8日。

事实上,这不是辛巴第一次控诉快手限制流量,早在今年6月,辛巴就曾在直播间控诉快手压榨主播,限制自己直播间的流量。

辛巴称,自己发视频和直播被快手频繁限流,需要“花钱买流量”,并且自曝在快手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人。

辛巴自曝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

辛巴与快手的博弈

是流量的争夺

在辛巴与快手的几番博弈中,“流量”成了关键。

很显然,辛巴直播卖货需要流量支撑起交易额,而快手平台想要掌握流量话语权,加速商业化变现,双方的矛盾频频爆发。

快手在财报中多次强调打通公、私域流量,也意味着,以私域流量为主的快手正大步向公域地盘转型。

在快手转型过程中,首先感受到“阵痛”的是以辛巴为首的主播家族们。曾经的“辛巴、散打、二驴”等头部主播家族,通过粉丝积累了强大的私域流量,那时的辛巴们几乎不需要买流量,就能获得高曝光。

红星资本局发现,在过去打开快手APP,关注的主播就在第一位,但自去年快手8.0版本发布后,快手的启动页也从双列改为了单列上下滑的界面,关注的主播们都失去了最显眼的位置。

如此便能理解,坐拥9000万粉丝的辛巴,也要花钱买流量。

私域向公域转型的背后还关系着广告的生意,公域流量的开放让商家可以触达更多消费者,投放更加简单。在2021年一季度财报的电话会上,快手曾透露,私域电商效果更好,公域的广告效果会更好。

此外,为了提升广告收入,快手密集推出多款商业化工具,2020年快手推出了粉丝头条、小店通、生意通等,2021年又继续推出了“磁力金牛”平台,最终的导向都是广告主花钱购买平台服务。

终于在去年底,快手的线上营销服务收入首次超过直播收入,成为第一大营收来源,并延续到了今年二季度。

快手发布财报

直播向下,广告向上

就在辛巴直播间被封的一周前,快手发布了2021年二季度及中期业绩。今年上半年,快手收入361.6亿元,同比增长42.8%;经调整亏损净额96.9亿元,同比扩大54.2%。

资本市场对快手的业绩表现并不满意,财报发布次日,快手股价大跌9.16%。

截至9月3日,快手股价报收90.15港元/股,相较今年2月417.8港元/股的最高点已经跌去78.38%,市值也从最高点的1.738万亿港元一路跌至如今的3750亿港元,蒸发了近1.4万亿港元。

业绩与股价的背后,快手的营收结构正在悄然转变。

此前,快手的营收来源中,直播打赏是最重要的部分,其次才是线上营销广告和其他(主要为直播电商)。但是近一年来,可以明显看到,快手渐渐走上了“直播向下,广告与电商向上”的道路。

早在2020年四季度,快手的线上营销服务收入首次超过直播收入,成为第一大营收来源。今年一季度,线上营销服务即广告收入对总收入的贡献首次超过了50%。而2021年二季度,线上营销服务的营收贡献达到52.1%。

与广告收入节节攀升相比,快手的直播收入开始出现明显下降。财报显示,2021年二季度,直播业务的收入由2020年二季度的83亿元减少13.7%至72亿元。

公域流量的放开也让电商业务大幅增长。2020年末,快手电商的GMV(商品交易总额)已经从2018年的0.97亿元暴涨到3812亿元。2021年第二季度,快手包括电商在内的其他服务收入为20亿元,同比2020年的6.3亿元增长217%,环比2021年一季度的12.1亿元增速也达到了65%。

数据变化的背后,也透露出快手的转型“焦虑”。毕竟快手的竞争对手抖音,单是广告收入,就高达1098.6亿元,而快手同期的广告收入只有抖音的五分之一。